穆雷成长记:生于离异家庭 一度习惯性崩盘(图)(4)

2019年7月12日

  ●政治倾向

  穆雷次要把自己看做“苏格兰人,同时也是英国人”。在2006年的温网之前,穆雷已经因为自己在世界杯期间表示自己“支持英格兰之外的一切球队”而引发了公众的争议。也有报导称在那届世界杯英格兰和巴拉圭的比赛当天,穆雷衣着一件巴拉圭的球衣。但随后穆雷申辩说他“不管是从前还是如今,都不是一个‘反英格兰主义者’”。

  性命中最重要的一个导师

  除那些必要的技术指导,伦德尔其实更像心理医生。他以至对穆雷说过类似的话,“若是你的对手已躺下了,那么你要做的等于走上前去一脚踏在他的喉咙下面。”

  究竟甚么
是正常?

  正常等于生存压力和自在禁锢下,平凡所拥有的捏词,一种委身于他人暗影包裹里的技术性保险。

  这一点上,从执教穆雷的第一天起头,曾以“球风冷酷”著称的伦德尔就希望自己的弟子“必然要不正常,而且是那种冷酷有情的不正常。”

  心理疗程没用多久,效果就很明显。从法网起头,咱们发现了穆雷学会了拐弯,学会了放下,也学会了热情地去拥抱内心的反派一面。

  而在美网决赛被小德连扳两盘后,穆雷没有被突如其来的逆境击倒,而挑选了更不变,更锋利
的防御体式格局,最终掠夺了胜利。

  穆雷从一个木讷,不懂表达的男孩,终于成长为一个冷血、诛心的男人。比赛中,他频繁用F扫尾的词语来释放负面能量,而那些时常冷笑舔嘴唇的画面,更是显示了他趋向“伦德尔”的一面――一位随时有可能在科恩兄弟玄色电影中出演谋杀者的网球运动员。

  伦德尔圆满完成了执教任务,下一个任务,是捷克名宿不能不面对的。那等于带领穆雷夺得更多的大满贯冠军。

  “我不晓得他最终能走到哪里,没有任何人晓得。”伦德尔说:“很多年当前我大概已是个拄拐杖的老头,若是那会还要谈谈穆雷,我不晓得咱们会说些甚么
,或许是‘嘿,他拿到了10个大满贯冠军。’,又或许,‘他真的尽力了’”

  的确,对于一个25岁的年轻人来讲
,没有人晓得未来会是怎样,也没有人晓得他的性命中还会迸发出怎样的炫目色彩。(朱健)

4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raymeier.com